3d试机号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>資訊搜索>資訊詳情

浙江臨海彩燈產業進階之路:“光耀世界”盡在應變中

來源: 中國新聞網 發布時間:2019-04-06 【進入論壇】

中新網臺州4月6日電 (見習記者 范宇斌)每年圣誕季,熱衷于在社交平臺上“秀”璀璨夜景的外國人,大概想不到這一縷光影大多源于中國東海之濱的一個小鎮——浙江省臺州市臨海市東塍鎮。

圖為:臨海東塍生產的彩燈樣品 范宇斌 攝

600多家彩燈及配套企業,8家年產值超億元企業,出口交貨值50多億元(人民幣,下同)……時至今日,以東塍為主體的臨海彩燈產業,已占據全球彩燈市場大半壁江山。

圖為:彩燈生產車間 范宇斌 攝

因改革開放而興,長于民營經濟沃土。臨海彩燈產業“出海”扮靚“地球之夜”之時,亦倒逼這抹“Made in China”的絢麗燈彩,邁向產業進階之路。

產業之于一個區域,是底色也是未來。臨海市委書記梅式苗不無自豪地表示,臨海已成為中國最大的彩燈生產基地,2018年產值近百億元。彩燈產業將持續革新,釋放更多活力,助力民營經濟再創輝煌。

圖為:一位工人正在彩燈生產車間工作 范宇斌 攝

產業“新秀”托起致富夢

“我們很多人都是地地道道的農民,在改革開放大潮來襲之時,專注彩燈行業,不斷摸索創新。”入行30年,浙江龍威燈飾有限公司董事長屈龍奎見證著產業壯大。

圖為:一位工人正在檢驗彩燈樣品 范宇斌 攝

自1979年誕生第一粒圓珠泡開始,東塍彩燈產業經歷了創業、擴張、成長三個階段。“彩燈產業從早期替廣東一帶的企業加工燈泡,做輔料供應商開始興起。”屈龍奎說,至20世紀90年代,當地集配套、組裝、銷售于一體的外向型企業成為主流,以市場化網絡為基礎的分工精細、聯系緊密、生產規模化的產業集群逐步成熟。

從1995年出口額約500萬元,到2018年出口額達2億元,屈龍奎一家三代“彩燈人”見證了產業變遷。

圖為:發光二極管(LED) 范宇斌 攝

“早期的拉拉泡、小米泡、圓珠泡等鎢絲燈,到如今的LED節能燈。”屈龍奎感慨,隨著產品檔次提高,工藝技術改進,產業規模擴大,營銷網絡拓展,當地彩燈企業一夜間“千樹萬樹梨花開”。

“刀刃向內”革新正當時

在彩燈生產基地,記者看到男女老少齊上陣的景象早已被標準化的機器生產所取代。

“彩燈這個行業門檻很低,誰都可以進來,沒有會不會,只有好不好。”浙江省燈飾行業協會秘書長屈小平坦言,當下,產業正面臨優化升級的陣痛期。

“我每天都想要優化升級。”臺州市萬力燈飾制造有限公司總經理趙崇祥直呼,產業同質化加劇,產能相對過剩,若再依靠“低價競爭”,只會導致“兩敗俱傷”。

圖為:一家彩燈生產企業的生產檢驗車間 范宇斌 攝

和趙崇祥相似,一大批彩燈企業在找準定位同時,逐漸從勞動密集型向技術密集型轉變。彩燈產品在智能化、節能環保、造型設計等方面按下創新“快捷鍵”。

記者走訪了數家彩燈企業的樣品間發現,越來越多企業主動調整產品結構,依據客戶需求,設計生產出高端的定制產品,謀求更精準、更穩定的國際市場。

圖為:等待包裝的彩燈成品 范宇斌 攝

屈小平表示,為接軌國際標準來牽引行業走向,他們成立了技術標準委員會,著手參與美國保險商試驗所(UL)針對低壓燈串標準的起草和制定。

電商銷售煥產業“新生”

五彩斑斕的彩燈,一直以來是西方國家裝點節日夜晚的“寵兒”。如今,憑借電商銷售,彩燈企業正開拓中國市場。

“這款用于室內裝飾的棉線球燈已是持續兩年的‘爆款’。”臺州百耀照明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屈道利做夢也沒想到,2017年3月進行網絡銷售彩燈,一舉打開了銷路。同年“雙十二”當天,他的淘寶店營業額達100多萬元。

隨著線上銷售節節攀升,屈道利于2017年9月建立了“淘寶倉庫”,吸引來自浙江、廣東、四川等地的170多家淘寶店前來進貨,也帶動了一批本土年輕化的電商創客群體。

“變則生,不變則死”,這是臨海彩燈企業當家人普遍的認知。而今,越來越多的彩燈企業從“匠心”制燈,到重視產品品牌、銷售、服務等環節,助力彩燈產業“老樹開新花”。

這個目前中國最大彩燈生產基地所做的種種變革和努力,在李光明看來,是一場正在醞釀的“光耀世界”的產業革命。(完)

行業新聞 更多>

采招新聞 更多>

    外貿新聞 更多>

    3d试机号